珠博快讯
市博新藏两件“宝贝”斗门赵氏后人捐赠《康熙字典》 90岁老伯捐出珍藏61年结婚“字牌”
2013-08-08

昨日,长沙圩村90岁的村民吴观信把他和老伴61年的“字牌”捐献给了市博物馆。“字牌”代表了珠海的民俗风情,特别是对婚嫁礼仪礼俗研究很有实物参考意义。无独有偶,斗门镇南门村村长赵承华已将四本家族珍藏的光绪十一年的《康熙字典》捐献给市博物馆。


   珠海特区报讯 记者殷贝 实习生龙美娟报道:“我都90岁了,字牌收藏在博物馆给后代留个纪念吧。”昨日,长沙圩村村民吴观信把他和老伴61年的“字牌”捐献给了市博物馆。字牌不仅精致,对珠海风俗的研究也有实物参考意义;无独有偶,就在几天前,斗门镇南门村村长赵承华已将四本家族珍藏的光绪十一年的《康熙字典》捐献给市博物馆。据悉,这四本《康熙字典》60多年前由赵承华堂姑母带到了顺德,60年后它们又回到了珠海。


   市博首藏《康熙字典》


   据捐献《康熙字典》的赵承华介绍,字典是曾祖父赵绂庭的珍藏书,60年前堂姑母要出嫁到顺德,曾祖父便把珍藏的《康熙字典》送给堂姑母作为陪嫁品。此后,这本《康熙字典》就一直在顺德,直到2008年,堂姑母过世,姑母的子女便商量要把《康熙字典》还回赵家。


   记者看到,这部《康熙字典》共四本册,线装书,封面外左侧贴洒金红宣名签,首卷封面题有“康熙字典卷一张承胪书签”,扉页有“三龙戏水”图案,另一面印有“光绪十一年岁上海锦章书局印”。此外,在字典中好几处印有“绂庭”的刻章。


   据陈振中介绍,《康熙字典》是张玉书、陈廷敬等30多位著名学者奉康熙圣旨编撰的一部具有深远影响的汉字辞书。现今较为多见的是光绪、民国期间的版本。这次赵承华捐赠的光绪十一年版本的《康熙字典》是珠海博物馆珍藏的第一套《康熙字典》。“张承胪是叶圣陶和顾颉刚的私塾老师,这个版本很可能是上海锦章书局印应张承胪的邀约印制的”。作为300年来成为应用广泛、历史影响深远的大型汉语语言工具书。《康熙字典》收字多,字之别体、俗写均录,字体似而音义异者编为“疑似”,另列“备考”、“补正”;注音最全面,搜罗字音完备,凡是韵书所载依序排典列;释义求古,义例多为原始出处。“是很有历史文献价值的。”


   字牌代表珠海民俗风情


   昨天上午10点,记者来到长沙新苑的31栋公寓,一进门就看见吴观信和老伴张莲娣坐在客厅的长凳上端详着他们的“字牌”。已经90岁的吴观信虽然满头银发,看着瘦瘦的,但笑容爽朗,声音也很洪亮。他告诉记者,1952年29岁的他和小自己7岁的老伴张莲娣结婚,那时候新中国成立不久,村里还延续着以前的传统,结婚那天会有一张刻着自己字号的“字牌”,“有点像如今的结婚证”。


   细看“字牌”,牌匾长50厘米宽30厘米,雕刻着“双喜”花样,上面刻有约10厘米高的“昌厚”二字。轻抚牌匾可以感受到它做工的精致,褐红色的漆上沾着些许灰尘却愈显沧桑。吴观信说,他是昌字辈,昌厚便是他的字,当时,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辈吴福替他取了“昌厚”作字,他便以此用桃木打造了“字牌”。由于父亲离世早,结婚那天是母亲亲自将“字牌”挂在厅堂的侧墙壁上。“有了这块牌,有了这个字,就说明我成家立业了。”


   据吴观信回忆,香山这边有一个特点,小孩的字不是出生就给取的,要结婚时才有,而“字牌”便相当于结婚证,也是成家立室的标志。长沙圩村的吴氏家族字号是依据“仁、炽、昌、家、宝”排下来的,吴观信的父亲是炽字辈,排下来他便是昌字辈。


   “我们年龄大了,字牌与其带走还不如给后人留个纪念。”吴观信说。市博物馆副馆长陈振中则表示,“字牌”制作精良,代表了珠海的民俗风情,特别是对婚嫁礼仪礼俗研究很有实物参考意义的。

(来源:珠海特区报


 

版权所有:珠海市博物馆 联系电话:0756-3324708 3341233 
联系地址:广东省珠海市吉大景山路 邮政编码:519000
技术支持: 珠海市信息产业局 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 备案序号: 粤ICP备09216687